霍尔与无名氏

1.

Before I came this was a distracted State; the King's writ ran not in the east, not in the west, not in the north, and hardly in the south parts. Now no lord nor no bishop nor no Pope raises head against him here.

在我到来之前,这是个松散的国度;国王的法令在东边、在西边、在北边、甚至在南边都没有多大的效力。可是现在,没有哪个领主、没有哪个主教、甚至连教皇都不能质疑国王的旨意。

 ——托马斯·克伦威尔

2.

'Why,' he answered her debonairly, 'the King shall listen neither to them nor to you till the day be come. Then he will act in his own good way--upon the pretext that I be a traitor, or upon the pretext that I have borne false witness, or upon no pretext at all.'

“那又怎样呢,”克伦威尔对她说出这话时依旧谦逊有礼:“在那天(国王决定要除掉我那天)到来之前,陛下不会听他们的也不会听你的。当他决定后——以怎样的借口还重要吗?也许会说我叛国,也许会说我不信天主,或者连借口都不需要。”

 ——托马斯·克伦威尔

他一手创造了君主集权,辅佐他的君王站上权力的巅峰,不必服从教会或其他做大的贵族,可这也使得他的生死只在那个越来越喜怒无常的君王的一念之间。

虽然女主和历史上那个凯瑟琳·霍华德形象不符,但是对克伦威尔的塑造我是喜欢的,起码他从不肯妥协,他也有自己的信念。

P.S.

查了历史上的凯瑟琳·霍华德她被砍头倒是真不冤枉,确实是出轨了,在上断头台时,对着民众发表临别演讲(当时的习惯,被国王砍头前还要赞美下国王),说自己希望以卡尔佩伯夫人的身份死去。就凭这句话,我有点佩服这个被砍头时只有十八九岁的女孩儿了。(虽然书里应该把这个事实给吞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