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尔与无名氏

龙王三太子对端午节习俗的解释:

赛龙舟……龙舟?啊,我知道的,就是那个成语“君舟民水”嘛,什么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噼里啪啦的

食糯粽。这是阴谋!!!这是人类试图收买我国子民的阴谋乀(ˉεˉ乀)滚

兰汤沐浴?这个可以有,哥哥,我好瞌睡,你背我去嘛😴

水下的教堂

失败的俳句,干脆就变成了这样:

沉在水底的教堂

钟楼上的人

依旧敲着他的钟,

日复一日

圈圈涟漪

唱着摇篮曲,

将缩着脖子的绿头鸭

哄入更深处的苇丛。

【小赵李】买椟还珠(一发完)

突然发现在演员身高上其实:李达康>赵瑞龙>祁同伟,所以有提及

点这里

Katharine laughed; she was sorely afraid ofthe serving man behind her, for that he was a spy set there by Viridus she wassure, and she was casting about in her mind for a device that should let hertell whether or no he had known the bishop.

凯瑟琳笑起来;她提防着后面的仆人,她敢肯定他是Viridus的人,而她在想着怎样试探下这个人是否认出了方才的主教大人。


意外的好读,虽然一说话就满口古英语,但意外的不艰涩。不过还没有代入。

好绝望,不大懂宗教对人的影响怎么会这么大。

女主(Katharine Howard)怎么会就因为Bishop Gardiner是天主教的(所谓圣人,他圣在哪儿了,就因为他境况不大好),就对他有种天生的好感,愿意帮他。虽然克伦威尔是不能信任没错(毕竟他跟女主叔叔从来都不对付),但是Gardiner哪怕是在这本书的描写里也是个奸猾小人啊。

第五任王后——我们的女主凯瑟琳——在历史上可不是个什么光彩的角色,头脑简单不知轻重,最后因为通奸而被砍了。虽然安妮博林也是因为这个被砍的,但大多数的说法都是安妮的罪名莫须有,可对这位霍华德家的凯瑟琳就没有这样的质疑了,不过也有可能是安妮博林的女儿是后来的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所以后来就把她洗白了。

不过还说回凯瑟琳,不把这本小说当正史,就把凯瑟琳霍华德当一个作者原创角色的话,这个女主还是个不那么讨厌的角色的,进了宫后,服侍玛丽公主?(Lady Mary,后面的血腥玛丽,目前不是公主,因为她父母的婚姻被宣告不合法,当然这都是亨八离婚的借口),做人也够,不无脑,不过没办法,她刚来就被国王注意到了,自然麻烦少不了,身边又尽是猪队友,明明只在刚来时见了一次国王,却被传成了下一任荡妇the new harlot(上一个应该是安妮博林),成了各方势力威胁和拉拢的中心。

她的出场略惨,第四任王后刚刚进门,王后信的是新教,新教徒很兴奋,最后居然和守卫起了冲突,而她刚好在场,刚好信天主教,就被打了,然后就因祸得福的见到了国王(这真的算福吗?)。

亨利八世是个进入中年危机的老男人形象,青春不在,腿上有病痛,又被无法信任的臣子包围,克伦威尔(他的掌印大臣)给他张罗来的老婆又不漂亮不讨他喜欢,一张鲜亮的面孔出现在他身边,喜欢上大约很正常,虽然目前也就见了一次面。

但是像某位曾被国王求婚的女士说的:“陛下,如果我有两三个脑袋,我或许会考虑嫁给您。”

这个国王就算真成了孤家寡人也不值得同情,他是个杀妻狂。

由于亨八时期的历史小说先接触的是《狼厅》、《提堂》因此对克伦威尔有种天然的好感。

克伦威尔(自动带入马克叔的,爱他):

也许是希拉里曼特尔的《狼厅》先入为主,就连这本书里的克伦威尔也恨不起来。他一出场虽然声名显赫,人人都怕,却也是危机重重,传出国王不喜欢新王后的消息后,他的政敌们就开始盼着他掉脑袋,他身边的仆人就各自起了各自的心思,时时想着猢狲散,他不相信自己会那么容易倒台,他想要一直坐着那个伴在王座旁边的男人,如果他能熬过亨八,说不定他真的可以,哎……不说他了,说起他就想起克伦威尔三部曲那还未出版的第三部《镜与光》,奈何作者曼特尔早早便剧透了那个和开头对照的结尾,他将脑袋放在断头石上想:这大约是最后了。可这次真的是最后了。当年的安妮,她在砍头前摸着自己的脖子说:我的脖子这么细,应该很好砍,不会很疼。克伦威尔被砍了三刀才死,过程痛苦……

而Bishop Gardiner

魔法特在这儿把Gardiner的势力奸猾演了十成十,还认得出这是夏洛克他哥吗?

Lady Rochford(目前是主管女主的人,之前是安妮博林的弟媳,出卖了她,如今落魄,不同情,她貌似是和女主一块儿被砍):

据说Ford Madox Ford是借古讽今,借亨八时期,写Edwardian那个时候的宫廷(1901-1910),如果爱德华七世时期是这样,那还真是满满的内忧外患😓😓😓😓

【小赵李】买椟还珠(预告)

——“理由?”

——“因为他好看呗。”

——“我没问你想睡他的理由,我问我为什么要帮你啊!”

——“哥,你是我哥。”

——“少给我来这套!”

——“哥哥你近水楼台,怎么能不帮一帮弟弟我先得月呢?你是林城的市委书记,他是林城法院院长,你叫他来一趟,就算是以私人名义……你又不是不知道祁同伟那人,他还不屁颠屁颠跑过来。”

——“……你赵公子去找他,他也一准屁颠屁颠的。”

——“那不显得我太掉价了嘛。哥,事后我帮你把嫂子劝回来,成不?”

——“成……成交。”

写在后面:

这大约是个“小赵本来准备睡厅花,结果却发现,咦,我哥明明比他更好看,我为什么要费老鼻子劲睡他”的故事。

不能老写BE了,都快忘了我本来是甜口了。不过这一篇估计要等到下周末了。

然后是《车如流水马如龙》,码出来的时间待定,那篇大约是小赵李前任设定(?),算是个BE,毕竟原词就是……

不过一虐一甜应该能好接受些

配合《悬于云端的梦》食用。
来上最后一次逃离——比起任性,这更像是一种抗争——但逃离过后,请还是当一个归人。

这一块儿适合在暴风雪中前行的公车上,可是要是给逃离配乐,那应该是电影《劝导》开头的那一段

【小赵李】预告:悬于云端的梦

01

第一件事——扔掉自己的信用卡、手机,身上一切一切与赵瑞龙绑定的东西。

……


写在后面:应该是个一发完的短篇,这周末或再晚几天开写,没错《爱屋及乌》依旧卡ing,又不肯先去看《超时空同居》找灵感,早上看到当当618,又剁手,其他方面花费就要省下了。这一篇的话,能一发完就不搞上下。豆瓣上N久之前的一条评论收到了回复,让我想起了两个姜饼人这个故事的源头——《柳树下的梦》安徒生笔下的俗世爱情。突然就想写一个边旅行边想哥哥的小赵。

再加上吃饭的时候看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里介绍《老巴塔哥尼亚快车》,就愈发想写异国他乡的文了。

今天晚上开看《The Fifth Queen》by Ford Madox Ford。这就是那个我喜欢的作家,经常致敬康纳德让我对康纳德也提起兴趣的那位,康纳德把这本书比作the swan song of Historical Romance,用《狼厅》的音乐来开始这本书再合适不过,因为它们讲的是同一个年代的历史——亨利八世这个特别喜欢砍老婆的男人。

故事以玛丽的教师Udal的视角开头,我之前看过一页,所以好歹还记得。

玛丽是亨八与第一任妻子的女儿,后来的血腥玛丽,现在叫公主不合适,因为她妈妈和亨八的婚姻被否了,她本人只被称为Lady Mary而不再是公主玛丽,她的书信被监视,她的人身自由被限制,亨八时时刻刻提防着这个女儿,怕她背地里串通她的表亲——前王后的侄子西班牙的皇帝——来推翻他。

玛丽的教师Udal缩在庭院里,又冷又饿,守门人对他恶言恶语。他在心里寻思着要不要出卖点不那么要紧的情报给上面,既不伤人,又能赚些铜板。跟着不受待见的主子,也只能跟着不受待见,他大约想着自己也变成了监视玛丽的一员,便可以受待见了。

他没吃午饭,也没钱吃午饭,因为把最后一个铜板拿去买书了,他手臂下面还夹着那些死重的书籍,让他没法将手捂严实,手像被门板夹了一般,被冷风吹得僵硬。他琢磨着怎么挨到四点趁乐师们的船回去,然后吃饭、找个地儿住,再find a wench——看到这儿我惊了,找个妞!因为我以为他是个教士,不过现在想想也未必,——这也确实是冷天会冒出的想法,可以原谅。

这人长什么样呢,头戴那种有侧翼可以扣起来的帽子(反正我脑补的是雷锋帽那一类),像只从树洞里探出脑袋的啄木鸟。

《黑暗之心》看完,有点高开低走的感觉,一步步沉入黑暗,终于到达了黑暗的心脏,Kurtz出场了,然后……Kurtz死了,WTK!!!虽然我早就知道他会死了,但是这死的也太快了吧……

不过可能是因为之前就知道了里昂罗姆用人头装饰庭院的事迹,所以在Marlow发现装饰着Kurtz住所周围木桩的那些球状物是人头的时候并不像Marlow一样震惊。

与其说刚果深处的雨林是黑暗之心,拥有着发掘人心里的恶的力量,不如说是身边没有其他人类的时候人便失去了绝对的道德观,失去了约束,像尼采说的“上帝死了”,甚至不是上帝死了,那些可以评判你的人,让你被道德约束的人也“死了”,于是人性中的恶便再没顾虑地显现出来,(这么说鲁滨逊其实是很难得的“君子慎独”了)。

这时候更糟的是Kurtz遇上了一群贡他如神明的土著人,欲望不但不受约束,还在那些人的崇拜里被放纵,黑暗愈发侵入他的心里,他意识到了,在反抗,这已经是难得,“the horror, the horror”这句遗言,本来让我觉得这人的光环褪去了一些,看完了才发现不然,他在死前看清了一切,我却还在雾里走。

先记下两个突然想到的点:

1. Kurtz和《时间里的孩子》里的查尔斯,这两个人放在一起比较应该会很有意思

2. Kurtz的未婚妻让我想起《夜访吸血鬼》里的路易(没错,就是布拉德皮特演的那只),只是因为一句话:She carried her sorrowful head as though she were proud of that sorrow.(她端着她悲伤的头颅,像是她为她的悲伤而自豪)。莱斯特(阿汤哥演的那只【1】)对路易也有类似的评价,他轻描淡写地说:“他当然会为我的死哀悼,但是你知道路易,他把悲伤像勋章一样别在胸前。”可后来又发现她和路易并不像,莱斯特知道路易习惯了忧郁,所以觉得他的悲伤不值钱,自己在他心里并没那么重要。可Kurtz的未婚妻不是这样,她觉得Kurtz是独一无二的,她为自己有资格为他哀悼而自矜,这又是另一种可悲,对她是,对Kurtz也是。对于她,她心尖上的这个人最后呼唤的并不是她的名字;而对于他,他被她盖棺定论,任由她去定义,死人没法开口反驳。

最后用寂静岭里的曲子为Kurtz送葬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他死前离开了黑暗的心脏地带,却因此而失去了最后一点生命力。应该有一段时间不会碰这本书了,要缓缓,本来并不是很喜欢水手文,看这本书,一半因为里昂罗姆,一半因为康纳德,作者太过声名在外,太多我喜欢的作家都喜欢致敬他。

并不认为这是一部批判殖民主义的小说,主题与殖民无关,只是恰好适用于它。

【1】如果有人看过我的《影子缠在腰间》,那里佳佳把小赵比作莱斯特,为了不让路易离开,而做了很多过分的事,可路易终究要离开。莱斯特这家伙(据作者本人亲口说)会在和路易的婚礼上仍穿着他最爱的猩红色斗篷,张扬任性到骨子里。他是本科时期让我在自习室里浪费学习时间拿着手机其刷夜访小说和其他吸血鬼编年史的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