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尔与无名氏

《黑暗之心》看完,有点高开低走的感觉,一步步沉入黑暗,终于到达了黑暗的心脏,Kurtz出场了,然后……Kurtz死了,WTK!!!虽然我早就知道他会死了,但是这死的也太快了吧……

不过可能是因为之前就知道了里昂罗姆用人头装饰庭院的事迹,所以在Marlow发现装饰着Kurtz住所周围木桩的那些球状物是人头的时候并不像Marlow一样震惊。

与其说刚果深处的雨林是黑暗之心,拥有着发掘人心里的恶的力量,不如说是身边没有其他人类的时候人便失去了绝对的道德观,失去了约束,像尼采说的“上帝死了”,甚至不是上帝死了,那些可以评判你的人,让你被道德约束的人也“死了”,于是人性中的恶便再没顾虑地显现出来,(这么说鲁滨逊其实是很难得的“君子慎独”了)。

这时候更糟的是Kurtz遇上了一群贡他如神明的土著人,欲望不但不受约束,还在那些人的崇拜里被放纵,黑暗愈发侵入他的心里,他意识到了,在反抗,这已经是难得,“the horror, the horror”这句遗言,本来让我觉得这人的光环褪去了一些,看完了才发现不然,他在死前看清了一切,我却还在雾里走。

先记下两个突然想到的点:

1. Kurtz和《时间里的孩子》里的查尔斯,这两个人放在一起比较应该会很有意思

2. Kurtz的未婚妻让我想起《夜访吸血鬼》里的路易(没错,就是布拉德皮特演的那只),只是因为一句话:She carried her sorrowful head as though she were proud of that sorrow.(她端着她悲伤的头颅,像是她为她的悲伤而自豪)。莱斯特(阿汤哥演的那只【1】)对路易也有类似的评价,他轻描淡写地说:“他当然会为我的死哀悼,但是你知道路易,他把悲伤像勋章一样别在胸前。”可后来又发现她和路易并不像,莱斯特知道路易习惯了忧郁,所以觉得他的悲伤不值钱,自己在他心里并没那么重要。可Kurtz的未婚妻不是这样,她觉得Kurtz是独一无二的,她为自己有资格为他哀悼而自矜,这又是另一种可悲,对她是,对Kurtz也是。对于她,她心尖上的这个人最后呼唤的并不是她的名字;而对于他,他被她盖棺定论,任由她去定义,死人没法开口反驳。

最后用寂静岭里的曲子为Kurtz送葬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他死前离开了黑暗的心脏地带,却因此而失去了最后一点生命力。应该有一段时间不会碰这本书了,要缓缓,本来并不是很喜欢水手文,看这本书,一半因为里昂罗姆,一半因为康纳德,作者太过声名在外,太多我喜欢的作家都喜欢致敬他。

并不认为这是一部批判殖民主义的小说,主题与殖民无关,只是恰好适用于它。

【1】如果有人看过我的《影子缠在腰间》,那里佳佳把小赵比作莱斯特,为了不让路易离开,而做了很多过分的事,可路易终究要离开。莱斯特这家伙(据作者本人亲口说)会在和路易的婚礼上仍穿着他最爱的猩红色斗篷,张扬任性到骨子里。他是本科时期让我在自习室里浪费学习时间拿着手机其刷夜访小说和其他吸血鬼编年史的罪魁祸首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