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尔与无名氏

看完了《朗读者》看到Hanna的审判时很心焦,看着Michael在心里分析着Hanna的说辞对她自己有多么不利,也就跟着着急。

毕竟是许久之前看的电影,有很多情节已经记不清,看了原著才回忆起:原来Michael一直都没去看Hanna啊,只是寄录音带而已。
不过也能理解了。看电影时,总是有些责怪Michael的,可当真正看到书上他对自己心情的叙述时,就完全无法责怪他了,他对Hanna抱有的心情太矛盾,追究这些就像追究《时间旅行者的妻子》里男主为什么不想办法逃过命运一样毫无意义。
Michael对Hanna的心情,大约也是二战后德国出生的那一代人对他们的父母辈怀有的心情,生来便分担了他们的罪恶,该远离吗?该彻底撇清关系吗?该继续爱着他们,并试着去理解他们吗?并没有一个在道德和情感上完全无可挑剔的点能让他们去站立。

当年《劝导》里这场吻戏看得好折磨人,踟躇了那么久才吻上去,当时完全不明所以。可现在想起来似乎有点明白导演的用心了,这也许也是两人关系的映射,一直都是Anne在奔跑,Anne在追赶,Captain总是留下书信就以受伤者的姿态走开的那个。所以最后Anne一点点靠近,掂起来脚尖奋力去吻他,他只需要在最后低一下头。

莫名因此而心塞了……明明Anne那么好,她也不是没有人追。

不过感情好像就是这样,相处的方式一旦定型就是定型了。

昨天写文的时候,看到一首洛尔迦的《自杀者》:

少年开始迷糊。
十点钟,上午。

假花和折断的翅膀
让他的心撑得发胀。

他发觉自己嘴巴里
剩下的只有一个字。

只要他把手套脱下,
手里就会撒落灰沙。

他看见露台外面的塔楼。
觉得自己是露台也是塔楼。

他一定看见时钟
怎样向他瞪眼。

在白色的长沙发上面,
他看见自己的黑影默默伸展。

以几何形的僵硬动作,
少年用利斧把镜子打破。

镜子碎了,一大片黑影像巨浪
淹过整个荒诞的卧房。


这里的两句“他看见露台外面的塔楼。
觉得自己是露台也是塔楼。”

莫名地就和“他既是窥灯的鼠,又是看见鼠窥灯的人”对上了,有种奇妙的感觉,开始写东西后好像就是这样,总在找自己写的和别人写的的共通,找到后就觉得你原来也是这么想的呀。

最近看《老埃达》的间隙,还在看《朗读者》(不是那个电视节目,很舒服的章节排布,每章都只有两三页,像畅销书),觉得这个有些适合小赵李,不知道写出来会是什么样?那就是赵瑞龙被判了死缓的一种展开方式……

李达康去探监,给他带一本又一本的书。

终于等到一个积极向上点的每日一句😂

但正巧在看《朗读者》:

有时候快乐的记忆在回忆中变得虚假,因为它的结局不大快乐。快乐只有永远持续下去了才能算做快乐吗?

如果是这样,那只要不是童话便必是悲剧。

明明连续两天答对了,出来的依旧是他人即地狱……

最近觉得中文退化,所以去补了《小团圆》。

她是最不多愁善感的人,抵抗力很强。事实是只有她母亲与之壅给她受过罪。那时候想死给她母亲看:“你这才知道了吧?”对于之壅,自杀的念头也在那里,不过没让它露面,因为自己也知道太笨了。之壅能说服自己相信随便什么。她死了他自有一番解释,认为“也很好”,就又一团祥和之气起来。

看这段实在心惊,莫名想起《鼠盔灯》里的小赵来,打破玻璃跳下去的念头一下就打消了,因为李达康并不会因此而愧疚。他怎么做,李达康也都不会感到多大的震撼。
总觉得人究竟是孤独的,对他人有太多的无力感了。真是他人即地狱

又答错了,所以才出来个这样的每日一句吗?😂😂😂😂
manger comme quatre吃的多,吃四人份
也料到是的固定搭配了,就是没查到。再接再厉

第一个故事没有《RUNAWAY》那么惊艳,但是细节部分还是透着种真实感,让人有种:这种感受我也有过,就是这样。
每个故事都是十几页的短篇,不能再合适,稍微抽个一个小时,一天就能看完一篇。

第一反应第六部出来了,第二反应,我去……
弱弱的,老爷子您能干点正事吗?写完正篇再写前传,我保证我不出坑。你就是再写几部七王国的骑士我也追的

而你就像只风向鸡,我永远都没办法让你保持在我想要的方向

——凯瑟琳·霍华德对国王

and you are such a weathercock that I should never blow you to a firm quarter.

——Katherine Howard

当国王才是最大的墙头草的时候,该怎么办?今天扶持新教,明天又想向罗马教廷求和,今天愿意救你,明天又恨不得以叛国罪处死你。所以她选择死亡。

其实亨利八世是个典型的君主形象,他最大的目标是俗世上的那一个。说他朝令夕改、优柔寡断吗?是的,在支持新教还是天主教的问题上。但又不是,他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夺取法国。用克伦威尔也是,杀克伦威尔也是,最初心悦凯瑟琳·霍华德也是因为他利用她暂时缓住了法国,后面支持凯瑟琳复辟天主教势力也是因为这个。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会担忧他的灵魂……

虽然《第五任王后》里,把第五任凯瑟琳·霍华德和第六任凯瑟琳·帕尔的形象有些结合在一起了。但是单就亨利八世和克伦威尔的形象塑造的还是成功的。

不同于《狼厅》,克伦威尔的形象塑造上单突出了他的狼性,人与人是狼的那一面,但他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让英国更加富有强大,他将《君主论》交给Lascelles,把英国也一并托孤于他的时候,是狼对他的狼崽,是真柔情。

而亨利八世的形象,作者把他温和可亲下掩藏的那种真冷酷,那种伪善,总有人帮他背黑锅,他剥夺教会土地为进攻法国敛财时,锅由克伦威尔背着,人们总是想着清君侧,最后却忘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要有国王的首肯,而他其实从不是个任人摆布的国王。还是克伦威尔看他看的清楚,不管是《第五任王后》里的克伦威尔,还是《狼厅》和《提堂》里的那个克伦威尔。

亨利有时候温顺的像只大猫,他期待你的赞同希望哄你高兴,可是

Look at his claws, look at his claws!

看看他的爪子,看看他的爪子,他可从来都不是猫

当所有的小丘都被掩埋在雪中,

当棕色的鸟儿皆死于冬霜

绵羊踏着它们轻缓而悲伤的蹄

寻找,寻找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

再次来到吧,

再次来到这满是迷雾的寂静无声的故乡

……

                  ——《第五任王后》P530

一首书里出现的谣曲,渣翻忍受一下😂,原文很美在下面:

'When all the little hills are hid in snow,

And all the small brown birds by frost are slain,

And sad and slow

The silly sheep do go,

All seeking shelter to and fro——

Come once again

To these familiar, silent, misty lands——

             ——THE FIFTH QUEEN

凌晨三点多还翻来覆去没睡着,果然早上就是要崩溃的节奏。

发些中世纪油画样的美美图片——《地铁上的乘客》。

“一年前你先给我的是风信子;

他们叫我做风信子的女郎”,

——可是等我们回来,晚了,从风信子的园里来,

你的臂膊抱满,你的头发湿漉,我说不出

话,眼睛看不见,我既不是

活的,也未曾死,我什么都不知道,

望着光亮的中心看时,是一片寂静。

荒凉而空虚是那大海。


心情郁闷的时候总是想起《荒原》,读了几遍都不敢说自己读懂了的诗。

如果小赵李未成,赵瑞龙的回忆里对爱情大概就是这样的定义了——荒凉而空虚的大海,救不了你,你怎么等他他还不来。《您拨打的用户不再服务区》连骨架都没有一直在卡,大概最近想写甜文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如果不介意发刀的话,周末倒是会有一更的——《鼠窥灯》。

灵感来源一首《如梦令》:

遥夜沉沉如水,风紧驿亭深闭。梦破鼠窥灯,霜送晓寒侵被。无寐、无寐,门外马嘶人起。


他既是窥灯的鼠,又是梦破见到鼠窥灯的人。

本来这是为一篇原创里的人留的梗,不过原创一直都没写,它又该死的让我想到望北楼上的赵瑞龙。

私心打上TAG了,算预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