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尔与无名氏

明明连续两天答对了,出来的依旧是他人即地狱……

最近觉得中文退化,所以去补了《小团圆》。

她是最不多愁善感的人,抵抗力很强。事实是只有她母亲与之壅给她受过罪。那时候想死给她母亲看:“你这才知道了吧?”对于之壅,自杀的念头也在那里,不过没让它露面,因为自己也知道太笨了。之壅能说服自己相信随便什么。她死了他自有一番解释,认为“也很好”,就又一团祥和之气起来。

看这段实在心惊,莫名想起《鼠盔灯》里的小赵来,打破玻璃跳下去的念头一下就打消了,因为李达康并不会因此而愧疚。他怎么做,李达康也都不会感到多大的震撼。
总觉得人究竟是孤独的,对他人有太多的无力感了。真是他人即地狱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