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尔与无名氏

【小赵李】漫长的逃离(一发完)

简介:《林中分出几条路》大约是坑了,所以直接出这个也没关系。《漫长的逃离》是它的前篇,讲怎么从一个小赵变成多个小赵的。后面出现的“赵总”、“龙哥”、“龙龙”其实都是副人格,睡着了的这个才是主人格,24个比利里也是这样,主人格比利从十七岁便陷入沉睡……

正文:

00

如果如此无我的活着

我不如便失去你。

            ——洛尔迦

01

有些告别早有预谋,徐徐渐进,日积月累。

李达康早便知道他该将自己从赵家脱离,这是他成长的必经,也是他理智作出的判断。从赵立春将办公室搬到招待所时,从赵立春利用职权打压陈岩石时,从赵瑞龙后一脚跟着他到了吕州时。他便知道,这一切是必然,也是必须。

02

有些告别一时冲动,来意凶猛,但也早有源头。

对赵瑞龙,与其温吞地将这定义为告别,不如便承认这是逃离。逃离那个人不赞同的眼神,逃离父亲对他的期待和失望,一切诸如此类的短暂渺小的冲动,无数次有节律地敲打着吊在半空中的大铁球。从最初的纹丝不动,到显出轻微的颤,到最后似钟摆——

他的世界亦随之摆动,扭曲,分崩离析。

美食城能帮助他获得父亲的赞赏这点,是锦上添花,他最初想要的,只是让一切都不可挽回地崩坏下去。

03

“赵总……”

初时恢复了呼吸的轻松与狂喜褪去,失去了地基的楼宇就塌下来。

高小琴疑惑地翻过身,连衣的套裙拉链拉下,布料半悬在胳膊上,肉体任人采撷,赵瑞龙却只是不停地灌着酒,再没了进一步的动作,好像几分钟前还让他迫不及待的人突然便成了洪水猛兽。

那时候赵瑞龙只二十五六的年纪,他想自己这一辈子就是这样了。

高小琴在他身后呼喊,声音像落在一片空荡荡的荒原,淹没在风声里。

04

然后他便听到了真正的风声,在去往吕州的高速上。到那里下匝道,走两个小时的土路便能到林城。

一手握着方向盘,不停地看着另一只手上的电话,他将窗户大开着,无人接通,冷风打在他脸上,他却已经开始感到窒息。

能摆脱掉就好了,他看着我的不赞同的眼神,看着妻子时温柔的眼神,没有看到我时轻松的眼神。

所以,在这点上他与李达康大约算得上是一拍即合的。

只是他会后悔,李达康不会。

05

飞驰着的车在开阔的路上,却像穿行在隧道,没完没了的狭窄的黑暗里。愈向前驶,路便愈发的窄,就像遇到了李达康之后的他的世界一样。

那是一种发觉自己被困在一个密闭的房间里,继而发觉四边的墙壁。后来甚至是天花板和地面都开始一点点向他靠近,更靠近,要被压死在里面了,无法呼吸。

他恐慌着,手抵在墙面上,可那不是墙面,那是李达康的眼睛,他看着自己的不赞同的眼神,他看着妻子时温柔的眼神,他看到自己就一瞬间被烦躁占据的眼神。

在他的眼睛里凿开一道缝吧,只有那样才能呼吸,赵瑞龙终于这样想着。

然后,他猛地醒过神,车头一偏,他发现自己差点开着车便睡过去。

06

凭什么我要为了他将头套进塑料袋里,慢性窒息?赵瑞龙将脸贴在冰冷的车窗上,想象着高小琴在舞池里贴着他扭动着的纤细而灼热的身体。

我该回去,几年之后,我就只有在阴雨的天气才会想起他,那个让我觉得我的天空也在下雨的人。然后再过几年,下雨天时,也不会再想起。最好是彻彻底底地忘记。

他试图思考在哪里能调头,头茫然地扭动着,却在后视镜里看到了突兀地坐在后排的另一个自己。

赵瑞龙在慌乱中加速,再加速,好像这样便能甩掉后座的那个鬼魂。

07

“我们只要有计划便能得到我们想要的,”那个“他”歪着脑袋看着他:“就像当初的逃离——”

其实从来没有密谋,李达康才是处心积虑的那个。赵瑞龙想到这个愈发地握紧方向盘。

弗一意识到他逃离的必要,计划便已成竹于胸,他的计划从来都是简单粗暴。他知道他没法远离李达康,他就是这么贱,阴雨连绵的天气持续了数年,他仍旧期待着那偶尔放晴的时刻,即使在如今让他们决裂的月牙湖旁,他们也不是没有过好时光。他总是记着那些好时光。

他没法离开李达康,他总会后悔,所以只有让李达康不可挽回地远离自己。

“这很简单,”那个顶着自己面孔的幽灵在后排蛊惑:“这便是让对方过多地参与自己人生的可怕之处,只要有计划,我们总有办法再回去,甚至有办法让欧阳菁离开。”

赵瑞龙甩开从斜后方摸上他脖子的冰冷的手指,他得找个地方掉头。

“你还是想要的不是吗?就好像你真能满足于其他人的目光,其他人的身体。但总要有代价,总要做出改变——”

“比如你睡过去,”副驾上一个不同的声音响起,将后排的声音顶回去:“你睡过去,我替你掉转车头,开回去。如果你只能做个这样优柔寡断的可怜虫。”

“反正他从来没喜欢过你,不是吗?”清脆的童音接着从正后方传来:“哥哥从没喜欢过完整的这个你。”

“闭嘴!”赵瑞龙终于吼出声,愤怒和窒息的痛感让他忘记了恐惧:

“他没喜欢过我,但他也没喜欢过你。”

08

赵瑞龙看着仍旧未接通的电话,又拨了过去,他该找个地方掉头,然后他看到了下转的匝道。

他该去林城,

他该回去,

他该向前开,

他该回去。

他看到前方夺取人视觉的光,猛地偏转车头,车子撞向一旁的护栏。刹车失控了,他花了漫长的0.1秒,在心里说了一个缓慢的“哦”,然后闭上眼睛迎接撞击。

09

再醒来时,整个车子都颠倒在那里,他浑身都是疼的,满鼻呛人的汽油味儿。他用还能动的那只手,摸索着小灵通,找到了,他将号又拨出去。

铃声伴随着汽油滴落的声音,像高中时的早操铃,他该清醒,却又不想清醒。

“我要死了,”他想:“这没什么大不了。”

只要他接了这通电话。他喜欢过的,那个小小的我。为什么他忘了呢,为什么我要长大呢?

你猜,哥哥,会是漫长的火,还是一场干脆利落的爆炸?如果你没先让我窒息。其实都不错,我挺冷的,像一直都浸在雨里。

“这一切都没关系,只要你接了这通电话。”

电话自动挂断,他又拨出去。下雨吧,听到雨声便不用跑早操了,再不用起床。

“接电话吧,你接了,我便放过你。”

可电话又挂断了,他又拨响,一次又一次,铃声混着汽油滴落的声音,像李达康让他度过的一个又一个烦闷透顶的雨季。

最后在没完没了的雨声里,林中分出岔路来,好多个赵瑞龙醒来,真正的那个却死去。

end.

评论(1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