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尔与无名氏

而你就像只风向鸡,我永远都没办法让你保持在我想要的方向

——凯瑟琳·霍华德对国王

and you are such a weathercock that I should never blow you to a firm quarter.

——Katherine Howard

当国王才是最大的墙头草的时候,该怎么办?今天扶持新教,明天又想向罗马教廷求和,今天愿意救你,明天又恨不得以叛国罪处死你。所以她选择死亡。

其实亨利八世是个典型的君主形象,他最大的目标是俗世上的那一个。说他朝令夕改、优柔寡断吗?是的,在支持新教还是天主教的问题上。但又不是,他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夺取法国。用克伦威尔也是,杀克伦威尔也是,最初心悦凯瑟琳·霍华德也是因为他利用她暂时缓住了法国,后面支持凯瑟琳复辟天主教势力也是因为这个。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会担忧他的灵魂……

虽然《第五任王后》里,把第五任凯瑟琳·霍华德和第六任凯瑟琳·帕尔的形象有些结合在一起了。但是单就亨利八世和克伦威尔的形象塑造的还是成功的。

不同于《狼厅》,克伦威尔的形象塑造上单突出了他的狼性,人与人是狼的那一面,但他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让英国更加富有强大,他将《君主论》交给Lascelles,把英国也一并托孤于他的时候,是狼对他的狼崽,是真柔情。

而亨利八世的形象,作者把他温和可亲下掩藏的那种真冷酷,那种伪善,总有人帮他背黑锅,他剥夺教会土地为进攻法国敛财时,锅由克伦威尔背着,人们总是想着清君侧,最后却忘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要有国王的首肯,而他其实从不是个任人摆布的国王。还是克伦威尔看他看的清楚,不管是《第五任王后》里的克伦威尔,还是《狼厅》和《提堂》里的那个克伦威尔。

亨利有时候温顺的像只大猫,他期待你的赞同希望哄你高兴,可是

Look at his claws, look at his claws!

看看他的爪子,看看他的爪子,他可从来都不是猫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