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尔与无名氏

凌晨三点多还翻来覆去没睡着,果然早上就是要崩溃的节奏。

发些中世纪油画样的美美图片——《地铁上的乘客》。

“一年前你先给我的是风信子;

他们叫我做风信子的女郎”,

——可是等我们回来,晚了,从风信子的园里来,

你的臂膊抱满,你的头发湿漉,我说不出

话,眼睛看不见,我既不是

活的,也未曾死,我什么都不知道,

望着光亮的中心看时,是一片寂静。

荒凉而空虚是那大海。


心情郁闷的时候总是想起《荒原》,读了几遍都不敢说自己读懂了的诗。

如果小赵李未成,赵瑞龙的回忆里对爱情大概就是这样的定义了——荒凉而空虚的大海,救不了你,你怎么等他他还不来。《您拨打的用户不再服务区》连骨架都没有一直在卡,大概最近想写甜文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如果不介意发刀的话,周末倒是会有一更的——《鼠窥灯》。

灵感来源一首《如梦令》:

遥夜沉沉如水,风紧驿亭深闭。梦破鼠窥灯,霜送晓寒侵被。无寐、无寐,门外马嘶人起。


他既是窥灯的鼠,又是梦破见到鼠窥灯的人。

本来这是为一篇原创里的人留的梗,不过原创一直都没写,它又该死的让我想到望北楼上的赵瑞龙。

私心打上TAG了,算预告吧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