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尔与无名氏

今天晚上开看《The Fifth Queen》by Ford Madox Ford。这就是那个我喜欢的作家,经常致敬康纳德让我对康纳德也提起兴趣的那位,康纳德把这本书比作the swan song of Historical Romance,用《狼厅》的音乐来开始这本书再合适不过,因为它们讲的是同一个年代的历史——亨利八世这个特别喜欢砍老婆的男人。

故事以玛丽的教师Udal的视角开头,我之前看过一页,所以好歹还记得。

玛丽是亨八与第一任妻子的女儿,后来的血腥玛丽,现在叫公主不合适,因为她妈妈和亨八的婚姻被否了,她本人只被称为Lady Mary而不再是公主玛丽,她的书信被监视,她的人身自由被限制,亨八时时刻刻提防着这个女儿,怕她背地里串通她的表亲——前王后的侄子西班牙的皇帝——来推翻他。

玛丽的教师Udal缩在庭院里,又冷又饿,守门人对他恶言恶语。他在心里寻思着要不要出卖点不那么要紧的情报给上面,既不伤人,又能赚些铜板。跟着不受待见的主子,也只能跟着不受待见,他大约想着自己也变成了监视玛丽的一员,便可以受待见了。

他没吃午饭,也没钱吃午饭,因为把最后一个铜板拿去买书了,他手臂下面还夹着那些死重的书籍,让他没法将手捂严实,手像被门板夹了一般,被冷风吹得僵硬。他琢磨着怎么挨到四点趁乐师们的船回去,然后吃饭、找个地儿住,再find a wench——看到这儿我惊了,找个妞!因为我以为他是个教士,不过现在想想也未必,——这也确实是冷天会冒出的想法,可以原谅。

这人长什么样呢,头戴那种有侧翼可以扣起来的帽子(反正我脑补的是雷锋帽那一类),像只从树洞里探出脑袋的啄木鸟。

评论

热度(2)